相关资讯

大同网 阜阳资讯网 连云港网 伊春网 荆资讯网 保亭资讯 克孜勒苏资讯 潜江网 云南网 安徽电视台 吉林网 兰州资讯网 洛阳日报 晋城网 梅州网 北京网 固原网 郴资讯网 张家界网 乌海网 怒江资讯 蓝网 青浦在线 奉节资讯 雅安网 现代快报 重庆晨报 果洛资讯 吐鲁番地在线 大渡口在线 焦作网 秦皇岛网 神农架林在线  新浪黑龙江 保亭资讯 潍坊网 东丽在线 济南网 枣庄网  大渡口在线 南国早报网 迪庆资讯  金昌网 定西地在线 虹口在线 文昌网 玉溪网 江门网 益阳网 渭南网 酒泉网 台中网 烟台网 乐东资讯 东南资讯网 南海网 九江网 高雄网 毕节地在线 六盘水网  定安资讯 南国都市报 东莞网 大洋网 鸡西网 营口网 辽沈晚报
我的2013阅读随想-365bet开户

我的2013阅读随想

日期: 2014-02-14
浏览次数: 4222

我的2013阅读随想

王小庆

作为教师,应该穿透图书的厚度,去寻找其作为一个人在这个世界的意义,惟其如此,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教育的明白人,成为一个“明师”。

说句老实话,我不是个“文人”,甚至连“读书人”都算不上。刘绪源先生说“文人”必须有“学养与境界”,讲求“知识的共通性与人性的完整性”,简单地说,是能够“打通”。可我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至今还没做出什么“知识”,毋庸说“打通”了。这一年,虽然陆陆续续读了一些书,但与朋友们相比,总是羞得无地自容。我承认,每次听到有人大谈读书,我心里总不免羡慕嫉妒恨,以为那是“有学问”的能事而我,也许还有许多像我这样的老师,是断没有这个本事的。我要么过目即忘,要么虎头蛇尾,留着些“烂尾楼”不知所措。可笑的是,大家虽然没有这个本事和毅力,却还在孜孜不倦地鼓动孩子们去“读书”,仿佛烹饪的师傅,虽然自己只配闻着油烟味,只能想象美食带给人的种种趣味,却不忘整天设计菜肴让食客们大饱口福。到头来,因为只知其形不知其实,一旦被食客们指责技艺不精,也只能哑口无辩。
   
这大约是一般教师之于读书的基本状态吧:既对读书有膜拜之心,又不能在这方面有所建树,只好在混沌无序中摸索前行。这一年中,我便这般摸索着。好在其间脑中曾冒出过三两个词语,不断闪烁着,让我觉察到自己在阅读中总算还是有些思想成果。

1.书目

我虽然读书不多,但承蒙朋友们的错爱,有时会在一些学校谈论“读书之道”。这于我,实在是一件尴尬头痛的事。尤其当老师们要求我给他们推荐一些“书目”时,我更不晓得如何应对,最后只好咬咬牙,放出狠话:只要是专家推荐的书目,一概不读!

这话也许说得有些过分。但我总以为读书是自发的行为,不须由着别人牵引。周国平先生道:读书目的有三,一为实际的用途,二为消遣,三为获得精神上的启迪与享受。爱默生在劝诫人读书时也有三条建议,其中之一为“只读自己喜欢的书”。我相信专家推荐的,未必就是大家需要、喜欢的,甚至未必就是大家能从中得到益处的。老实说,喜欢向人推荐书目的人,往往自己不肯认真读书,正如股评家一边向人推荐股票,一边却在偷偷地割肉清仓。所谓的“专家专家,专门骗大家”,大致就是此意。

另一方面,专家(此处指“教育专家”)或许专于教育教学的理论,但他们的局限也正在于他们的专长,以为普天之下,莫非教育。其实,教育的功能真的十分有限,大家千万别指望教育能帮大家解决很多问题。教师首先是人,教师面对的孩子们也是人,既然是人,他们便应该有情欲有思想有爱好,需要生活需要爱情,懂得交流懂得生存,因此,他们便不能只读关于教育教学的书。有一次“大夏书系”组织“教师的阅读”研讨会,我就提出应该关注教师之“生活性阅读”这是他们存在的基础,远比教育职业更为重要。

由此可见,许多时候大家给教师规定的“书目”,只是从职业角度进行的努力,是基于“成功学”的一厢情愿。但教师倘要“自我成形”,除了需要提高自身专业水准,更应该依靠读书来提升学问,加深他对世界及人生的理解。这在我看来,就需要将阅读引向宽广,引向深刻,而不能停留在教学随笔、课堂实录和教育理论上。有些时候,当大家接触到“非教育”的图书时,大家会猛然醒悟:原来世界是如此丰富,原来大家早已离开世界很远。发生在教师身上的柏拉图“洞穴之喻”,不仅让大家鼠目寸光,更让大家夜郎自大。

其实,何止是教师书目,即便是给孩子们制定的阅读书目,也大有问题。不知为何,在这个“重理轻文”的年代,大家理想中的学生读物居然是清一色的文史哲,而极少有普及科学常识、宣扬科学精神的。事实上,市面上不乏优秀的科普读物,其中不少是院士、诺奖获得者专为孩子们撰写的,从谈祥柏和李毓佩的少儿科普,到张景中、徐利治等先生编写的科学学问,再到从国外引进的《从一到无穷大》、《热的简史》等等,多如牛毛。大家为何不利用这些图书,让孩子们认识真正的科学,并从中悟出学问的力量?

2.自由阅读

李毓佩教授说,社会或家庭好“人文素养”而不好“科学素养”,是因为他们“太实际”,“什么事情都要立竿见影”。不过,“人文素养”难道就可以“立竿见影”吗?

偏偏教师在阅读时正是带着这种观念,他们在引导孩子阅读时也正是带着这种观念,于是,阅读变得拘谨而不自由。老实说,虽然郭初阳等先生大挑教材文本的刺,但就大多数文本而言,它们未必那么面目可憎,可憎的是大家的阅读方式。

前些日子参加外国语学校倪江老师之新著《理想语文》的首发式。由于前方读者挡住了我的视线,我无法看清著者的尊荣,只看到展板上那“理想语文与自由阅读”几个字在熠熠发光。不晓得为什么,突然感到一阵心悸。我明白,在这个时代,语文与生命在背离,阅读与自由在绝缘,但我不知道除了大声疾呼之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自由阅读”翻译成英文,大概是Free Reading吧,这令人想起Free Way(高速公路)。其实在美国,Free Way有三层意思:其一是免费,所以能够一往无前;其二是空闲,所以没有压力,能够心情愉悦;这两者都有了,才会具备第三个意思,即真正的“高速”,一种理想中的前行效率。那么,大家的“阅读”,不也正需要这种境界吗?于是,当主持人指名要我发表意见时,我脱口而出:

“教师,千万不要去做阅读道路上的收费员。”

这些想法,本来针对的是语文教学中的学生阅读,但对教师而言,他们的境况又能好到哪里?倪江老师说,教师的阅读需要一种“专业自律”。这个自律,在我看来,是以“自由”为前提的。可是,教师是自由的吗?显然不是。教学指向性使得他们的阅读视野狭窄;“学术”追逐,使得他们听命于“专家”、“学者”,失却自己的声音……而这一切的缘由,是因为他们生活在“教育”的“符号暴力”之中。在我看来,从“有需求”的阅读到“有追求”的阅读,其中的距离,堪比鸿沟!

倪江老师说,他推动“自由阅读”的目的,是为了让教师和学生成为“自由的人”。其实,真正的自由只能在心里:你无论读什么,无论怎么教,都不能没有一种自由的精神,不能没有一种独立的风骨。

3.自利与他利

有一次我采访冷玉斌老师,当问及读书到底能对教学产生什么好处时,这位饱读诗书的小伙子想了半天,一脸真诚地说:“兄弟,真的没有啊!”

他的这一回答发人深思。恐怕真正的读书人,会指责我的问题幼稚无聊,因为读书“绝不可带着功利”。话虽如此,我相信读书在事实上还是产生了两种“利”:自利和他利。所谓的“自利”,既是一种心灵的宁静,更是一种在迷失中的思想挣扎,并在这宁静和挣扎中悟出人生的智慧。今年因为教学的需要,我重读爱伦坡(Allan Poe)的The Black Cat(《黑猫》)以及Berenice(《贝蕾尼斯》)等作品,忽然觉察到其恐怖的外衣之下,透露出一种凄美的人生追问。我明白,这种追问一直伴随着我的阅读和思考,也是我自己人生的秘密所在。而所谓的“他利”,大约便是你的阅读最终将帮助学生成为一个完整的人,而不仅仅是提高他们的考试成绩。当年,经亨頤研究金石学,朱光潜研究美学,他们的研究对春晖中学的学生而言,也许并没有多少“常识学习”的好处,但他们的学识(知识和见识),却能深深影响一代学子。

这就涉及教师之阅读的“责任”了。教师的阅读,绝不能仅仅为了“自娱自乐”,在“修身求进”之后,必定要在教学中对孩子有所裨益,亦即颜之推所说的“行道以利世”。以前顾炎武、王夫之、魏源、俞樾、章太炎等先生倡导“通经致用”,我想,通经而不致用,至少在教育,便只剩下历史研究的意义了,这顶多算是一种思想的自淫,毫无社会责任可言。

因此,这一年中,在读书之余写几篇文章发表、编几本书出版时,我总会不断地质问自己:我做的这些事,有多少成份是在沽名钓誉,有多少成份是真正为孩子、为老师做事?当然,强调读书可以“他利”,绝非是要大家去“媚人”,而是出于一种历史责任感,一种对孩子的爱心,去做些实际的事。我不敢说自己很高尚,但作为教师,的确应该穿透图书的厚度,去寻找自己作为一个人在这个世界的意义,唯其如此,他才能真正成为一个教育的明白人,成为一个“明师”。

4.阅读成为一种生产力

一旦教师的阅读成为一种“他利”的行为,其阅读便有了一个出口。我的朋友刘发建先生这两年一直致力于文学读本课程化的努力,在我看来,这是推动阅读真正需要从事的。今年10月,我参加他所在学校的“鲁迅阅读周”活动,发现从学生的自读到师生的课堂演绎,再到阅读过程中的家长参与,都很好地体现了阅读之于课程化、社会化的努力,这令我十分感慨。虽然这些年来大家一直强调“经典文本”的阅读,但问题是:大家自己阅读的是否就是经典作品?大家让孩子阅读的,是否是经典作品?大家如何帮助孩子们从经典作品中获取最大的效益?

我大致以为,经典文本对于孩子学习的影响,要经过如下几个阶段。第一,“本本”阶段,即孩子从市面上的众多文学读物中随机选择、进行阅读,这一过程应该是盲目的、自发的;第二,“师本”阶段,即教师通过自身对于文学作品的理解,通过他们对儿童的研究,寻找并编辑适合儿童阅读的文本(读本)。这是一个基于教师的研究过程,对儿童阅读能产生积极的引导作用;第三,“生本”阶段,即孩子获得相应的读本,自行阅读和理解。这个过程也非常重要,由于基于研究的读本中往往包含“助读系统”,因此它不仅有益于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也有利于拓展他们的视野,锻炼他们的思维;第四,“互本”阶段,也就是课程实施的阶段。在这一阶段,通过教学互动、师生与文本的互动、学校与家庭的互动、阅读与生活的互动,师生能充分挖掘作品的意义和力量,从而最大程度地体现课程对于阅读的作用,在言说和思考中获得阅读的意义。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看,教师对于阅读课程的开发和实施,包含了对教材的改造、对儿童的研究,也包含了对课程的研发,从而使自己的阅读成为一种教学资源、一种生产力,真正地推动?